老鼠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临沧文艺家鼠品生活一 [复制链接]

1#
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 https://yyk.39.net/bj/zhuanke/89ac7.html

家鼠品生活

我叫耗耗,耗是耗子的耗。喔,请别发笑,我本来就是一只小老鼠。不过,我并不是一只一般的老鼠,真的,这不是大话,这话我可以当着所有猫的面说。我的脑袋里装着好多有趣的故事,不信?你可以听听,要是觉得没意思,你就让猫吃了我吧。

一个月前,我出生在一户农家的墙缝里。妈妈一共生下我们兄妹七个,在我刚学会走路的第二天,为了给我和弟妹们觅食,妈妈一大早出去后便不再回来。后来听邻居鼠大妈说,妈妈被邻居家一只刚生崽的黑母猫叼走了。再后来,我的六个弟妹因过度虚弱都饿死在了窝边,我却幸运地爬到邻居鼠大妈家的门外,有幸活了下来。

在邻居鼠大妈的喂养和呵护下,我终于长大成鼠。我发现,我的个子比起同龄的鼠哥鼠弟们都要小,我为此烦恼过,但渐渐地,我对自己个子小的事变得无所谓了,现在,我甚至开始喜欢上自己了。

虽然我的个子是小了一点点,但比其他鼠聪明伶俐,我的脑袋瓜子真的很好使。记得鼠大妈经常说我“是个聪明又帅气的小伙子”,的确(镜子告诉我),我的长相很标致,看来鼠大妈夸赞我的话不单单是逗我开心。

关于我的名字由来及我的小个子之迷,我打算问问鼠大妈,可就在我决定开口的那天晚上,只见从外面觅食回来不久的鼠大妈说头晕、口渴,我便去找水给它喝,喝水后不到五分钟时间,只见它蹬了蹬脚──死了。

鼠大妈死了,我没有哭鼻子。生活告诉我,哭泣也许可以用来安慰死者的灵魂,却不能减轻生者的悲痛。告慰亲人的亡灵,最好的办法是化悲痛为力量,好好地活下去。谁能一辈子靠母亲牵着、背着走?人最终得靠自己,于是,我选择了坚强,我相信这是妈妈和鼠大妈所希望的结果。

由于鼠大妈的死来得太快太突然,让它来不及回答我的问题,所以我的名字由来暂时成了一个谜。至于我的小个子之迷,听邻居的鼠婆婆说,是小时侯缺少母乳喂养和营养不良引起的。为此,我常常会想:假如营养正常的话,我一定是个身材魁伟的男子汉,不知会迷死多少漂亮阿妹。不过,如果我真是个大帅哥的话,却未必会有现在这般聪明、机智。

鼠大妈的死使我变成了真正的孤儿,于是我开始在村子里流浪。流浪往往是一种无奈的选择,因为流浪的人并不像流浪的白云一样自在逍遥,流浪的人虽说可以使驱体挣脱束缚,但想家和盼归的感伤会窒息心头的喜悦,驱散脸上笑容。

我好想有个家。困了,有一张能让疲倦酣然入睡的床;烦了,有一片可以暂时隔绝世俗烦扰的心灵自留地;孤独时,身旁总有亲人陪伴;高兴时,能和家人一起把快乐分享。

我决定离开我现在的家了,因为我无法在一个埋葬着亲人尸骨的家里安然无恙地生活。我不是逃避,其实我很勇敢也很坚强,但每当漫漫长夜来临,思念与回忆时常会带给我恶梦和感伤。

于是,我选择一个有雨的晚上,小心翼翼地摸到了村里另一户人家,这户人家的家景明显比鼠大妈和我生活过的那个家还要差──我暗自庆幸自己运气不错。哦,各位大人有所不知,在我们家鼠看来,既好吃又好在(住所舒适)的地方是没有的,要么是好吃,要么是好在。据我的经验,农家人的房子盖得越差,我们家鼠就可以住得越舒服,虽然吃的东西可能会少一些;农家人的房子盖得越好,我们就越难加入到他们家庭中去,因为他们的漂亮住宅容不下我们的草窝,尽管可以吃的东西会多一些。所以好吃的地方未必是好在的地方,比方说,平顶房、水泥墙和镶瓷砖的地板,我们连抠个洞、做个窝都成问题,怎么能说“好在”呢?

如果硬要找个好吃好在的地方,那我们的首选是不穷不富的人家,其次是较贫穷的人家,然后才是比较富裕和富裕的人家,因为除了以上所说的原因外,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在我们家鼠眼里,穷人往往比富人慷慨、大方。

我真是一只运气不错的小老鼠。就说我搬迁的那个晚上吧,路上竟然连猫和狗的影子也见不着──请别见笑,我认为这不是胆小而是谨慎,因为现在我们与狗的关系已不容乐观。记得鼠妈妈在世时时常告诫我:现在的猫多半贪睡、庸懒、没有责任感,狗却异常勤快和忠勇,连捉老鼠的工作它们也干。同胞们,我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,虽然狗拿耗子显得有些笨拙,但我们仍得格外小心,因为一只想讨主子欢心的狗是很会动歪脑子的!

其实,对于我们鼠类来说,胆小并不是丢人的事情,因为世人早已有定论:“胆小如鼠”。所以,我认为是胆小成就了我们鼠类的今天的兴旺和昌盛,我们的种族之所以显示出比其他物种更顽强的生命力,凭借的就是谨慎、坚韧、执着及能在夹缝中生存的高超技能。小心驶得万年船,为此我得给同胞们提个醒:必须随时保持高度警惕和清醒的头脑,既然“狗拿耗子”都成了理所当然的事,我们又怎能不处处小心呢?倘若硬是要狂妄自大,必将会成为“过街老鼠”!

知道人类为什么把我们叫做耗子吗?请让我骄傲地告诉大家吧,这有一段我们鼠类为生存而顽强斗争的光荣史:据记载,在五代时期,人类统治者们的生活极度奢侈,他们奢侈的生活是以百姓们承担繁重的苛税作保障的,并且他们把一切消耗都让老百姓负担,他们在附加税之外还制定了一项税收,名叫“雀鼠耗”,就是每缴粮食一石,加耗两斗;以致每缴白银十两,也得加耗半两。到后汉隐帝时,“雀鼠耗”增至纳粮一石加耗四斗,百姓们为此苦不堪言,但又不敢抱怨皇帝,并将一肚子气发泄到了“雀鼠耗”的老鼠头上──我们的头上,并讥骂老鼠是耗子。

“耗子”因此成为了我们老鼠的别名而被人相传使用至今。这虽然使我们背上了恶名,但我们鼠类却因此争取到了吃“公饭”的特殊权利。

耗子就耗子吧,你们(人类)爱怎么叫就怎么叫,反正你们每生产一石粮得为我们留足“四斗”的耗(损耗)。要记住噢,这个政策可是一个名叫隐帝的人以圣旨的形势下发民间的,谁要是敢贪占我们的“那份”待遇,我们绝不答应!

未完待续

文/张子华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合集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